《易經》是怎麽變成一部算命之書的?

2018-05-15 14:57:43      點擊:
在《易經》的傳承過程中,最為神奇與神秘的莫過於易經是怎樣變成一部算命之書的了。或許很多人會說,《易經》從一開始就是一部用來算命的書,或者說就是伏羲為了占卜的需要,而發明的一個係統。這種說法顯然是錯誤的,因為隻要我們閉上眼睛去想象——

在六至八千年前的一個下午,幾個以伏羲為首的,穿著草裙的人,蹲坐在某個小土包上,設計一種用來算命的辦法……而在當時,一來他們隨便找兩塊石頭扔扔就可以占卜吉凶,二來像占卜這樣的事,又是由族中的巫師專門負責的。所以這種場景,是令人可笑的。

我個人認為,《易經》之所以會被用作了算命之書,其實完全是一種人們在解決前所未有的社會問題,或者說政治需要的結果。

因為在《易經》傳承的過程中,中國出現了一次在政治關係上的根本性的變化,那就是君主的產生由君權人授,變成了君權神授。

按照傳統的觀點,在夏朝產生之前,也就是國家出現之前,部落以及部落聯盟的領袖,都是公推公選出來的。到了夏朝才開始了在同一家族內部的世襲。這樣說來,夏朝就是政治製度發生質變的時刻。這種觀點,不能說是錯誤的,但至少也是不夠嚴密的。

因為夏朝的君權,從根源上說來自於大禹,雖然在所謂的禪讓過程中,大禹有可能采取了一定的技術手段,讓君權沒有落到他選定的所謂接班人伯益手中,而是轉到了他自己的兒子啟的手裏。但是按照當時的標準,這個過程仍舊是合法的,因此啟的權利不能說是從大禹那裏直接世襲的,而仍舊是由天下人心所向而賦予的。

因此,夏朝的君權的合法性,是無需證明的。但是到了商朝就不同了,商湯是通過武力革命奪取了政權。換言之,他的政權既不是通過禪讓,也不是通過選舉得來的。一言而蔽之,不是由人授予的。所以,他就必須要為自己的合法性尋找一個新的證據。這個證據,當然隻能到天上找了,所以自商以後,才真正開始了君權神授的時代。

對於二者之間的變化,我們是可以找到切實的證據的。在《論語》最後一篇《堯曰》的第一章中,記錄了這樣的兩句話。

一個是,堯在將君位禪讓給舜時,對舜的囑托。堯曰:“谘,爾舜,天之曆數在爾躬,允執其中。四海困窮,天祿永終。”舜亦以命禹。很顯然,這是典型的君權人授,因為對天下來說,堯所主持的這個儀式,就是舜的權力的合法性的最佳證明。後麵的“舜亦以命禹”,意思就是說,舜在將君位禪讓給禹的時候,也說了同樣的話。所以,夏朝雖然開啟了世襲製度,但是就其根源來說,其君臨天下的權力,卻是自上古以來傳承有序,由人所授的。

第二句是——曰:“予小子履,敢用玄牡,敢昭告於皇皇後帝,有罪不敢赦,帝臣不蔽,簡在帝心。朕躬有罪,無以萬方,萬方有罪,罪在朕躬。”前麵省略了主語,因為後麵有“予小子履”自報家門,同樣可以說明誰在發言。履就是商湯的名字。所以這是商湯在取得了政權之後,對上天做的一番禱告。其目的就是要說明,自己與“皇皇後帝”也就是天帝,能夠直接溝通。其實就是用另一種方式昭告天下,他取得君權是得到了天帝的支持的。所以,這就是君權神授。

我個人認為,正是由於商朝要始終強調它的政權的合法性是上係於天帝神明的,所以商朝人才近似偏執的崇信鬼神。也正是出於這種需要,所以商朝人才改變了在此之前流行了幾千年的《易經》的使用方法,使之逐漸成為一種算命的工具。

售前QQ客服
點擊這裏給我發消息
售後QQ客服
點擊這裏給我發消息
售前旺旺客服
點這裏給我發消息
售後旺旺客服
點這裏給我發消息
手機網站二維碼